愛下書小說網 > 我的時空抽獎系統 > 第22章 有仇報仇
    解決了種種疑問,唐風把目光放在了旁邊已經報銷的瑪莎拉蒂上面。

    車雖然報廢了,但是并不能放在這里不管,畢竟這是在主世界,一切行事方式還要按照程序來,他還沒有強大到可以無視主世界規則的地步。

    當即,唐風撥打了4s店的電話,交代一些事情之后,才打車離開。

    紅桑路,百靈公寓。

    在唐風來海市讀大學的時候,他父母就在學校周邊給他買了一套住房,一般情況下,他很少來這里居住,多數時間就住在學校宿舍。

    只不過,今時不同往日,他身懷穿梭之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搬出來住,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進到房間,唐風把錢包手機往茶幾上面一扔,就躺在沙發上沉思起來。

    雖然主世界時間沒過多久,但是他在位面當中卻是待了一個月,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卻是需要他總結一下,還有那一對狗男女謀害他的事情,也要整理個章程出來。

    想著,想著,唐風就沉沉睡去。

    說實話,這一個月位面之行,他是真的一天都沒有睡個好覺,每天不是在修煉當中,就是在擔心著任務。

    與此同時,在海市一家高檔酒店,一男一女赤身裸體躺在席夢思床上,進行著不可描述的事情,隨著男子身體抖動,結束了這場征戰。

    “啪,繼續去打電話,這電話不打通,我這心里始終不爽。”

    戰斗結束之后,男子在女子的雪白上撈了一把,語氣淡淡道。

    “電話打不通不是好事嗎,說明我們的計劃起作用了,說不定唐風此刻已經死在了車禍中。”

    女子嫵媚的伸了一個腰,完美的身材展漏無疑,暴露出的兩點殷紅,讓人遐想連篇。

    “唐風死了固然是好事,我就是擔心在生死關頭,唐風會不會清醒過來,掙脫致幻藥物的藥效。”男子點了一支煙,吐出一團煙霧道。

    “放心吧,那藥物的功效,你又不是沒有見過,憑唐風那小身板,豈能清醒過來。”女子的手指在男人身上游走,挑逗。

    毫無疑問,這兩人就是唐風戀戀不忘的狗男女,男的叫吳狄顯,看起來還算英俊健碩,女的劉穎也很靚麗,身材也很好。

    只不過要是有人在這里的話,肯定會不寒而栗,兩人張口不離死字,想來兩人都不是善茬。

    “叫你打就打,哪來那么多廢話?錢還想不想要了?”吳狄顯拋開劉穎的手臂,及其不悅。

    吳狄顯為了弄死唐風,不惜轉校,甚至動用關系,讓自己分到與唐風一個宿舍,做了這樣多是為了什么,還不是想早點弄死唐風,讓唐家亂了方寸,迎來大變?

    現在計劃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他當然要獲得最終結果才能心安。

    “打就打,兇什么兇嘛!”劉穎嘟囔一句,好在她也知道此事干系著她的錢途,所以還是非常聽話的拿起電話撥打了起來。

    電話撥打了十幾遍,只不過沒人接聽,最后干脆直接打不通了。

    “應該沒電關機了!”劉穎看著電話道。

    “難道因為太晚,他出車禍后,還沒被人發現?”吳狄顯皺眉,看了看墻壁上的時間,顯示已經晚上兩點。

    “急什么嘛,情況如何,明天自然有消息。”劉穎安慰道。

    吳狄顯微微一想,認為劉穎說得也對,情況到底如何,明天自然會收到消息,也不急在這一時。

    ————-

    兩個狗男女在期盼著唐風死,卻不知唐風在家里睡得正香,至于手機,一早就被他調了靜音模式,能打通才怪了。

    第二天,唐風早早就醒了過來,在天龍位面的一個月生活,讓他習慣了早起練功,所以哪怕回到了主世界,他也在到點之后,自動醒了過來。

    在房間中修煉了一圈易筋經之后,唐風只覺神清氣爽,去浴室清洗一遍之后,換掉衣服就離開了家里。

    今天是他復仇的第一天,他想去看看那對狗男女在知道他沒死的時候,會是一副什么樣的表情。

    昨天晚上唐風已經想好了,既然對方想弄死他,那他也不會太便宜了對方,要不是他沒有玩弄靈魂的手段,以他對那對狗男女的怨恨,說不得就要把他們的靈魂捉拿出來,狠狠折磨一千遍。

    復旦大學,海市的招牌大學,唐風就讀于這所大學的表演系。

    學表演,當明星,這是唐風從小的夢想,只不過因為一場車禍,導致他的思想轉變,對于當明星的想法,已經淡了下去。

    畢竟他可以穿梭時空,能擁有非人一般的本事,以后甚至還可以長生不老,當明星能與其相比嗎?

    要不是為了報仇,說不定唐風學校都不會再來,畢竟他已經大四,還有一兩個月就要畢業了,來不來上課其實已經不重要了,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在家里關起門來研究一些影視小說。

    唐風來到學校的時候,才早上八點,大學的課程,除了個別專業,其他專業的課程還是很自由的,八點鐘到學校上課,完是好好學生的表現了。

    索性唐風此刻并不是為了來上課,來早來晚并不影響,他到了教室之后,就閉目養神起來。

    他在等,等兩個人露面,到時候才是展現真正技術的時候了,他倒要看看,自己這四年表演學下來,是否是一無所獲,連一隊狗男女這么粗陋的演技都看不破。

    其實這個問題一直是唐風心中的一道坎,吳狄顯就不說了,這是轉校來他們學校表演系的,對于其以前是學什么的,他一無所知,至于劉穎算是他的學妹,也是表演系的學生。

    這一男一女合起伙來表演,簡直把他騙得團團轉,這讓他嚴重懷疑,自己這四年學習的表演知識,是不是學到了狗身上去了。

    上課鈴敲響,教室中稀稀拉拉進來一些學生。

    因為都已經大四了,一些學生早已經出去找工作,甚至還有一些人在一個個劇組拍戲,所以學生不多,完可以理解。

    不多時,吳狄顯也到了。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