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的時空抽獎系統 > 第26章 老二古毅
    唐風可以拍著胸脯說,自己在以前并不認識吳狄顯這個毫無底線的人。

    既然他都不認識吳狄顯,那么吳狄顯又為什么要費盡心機弄死他呢?

    “哈哈,你就繼續蒙在鼓里吧!”吳狄顯大笑一聲,盡顯猖狂,絲毫不提他與唐風的仇怨。

    唐風看著猖狂無比的吳狄顯,眼中血光閃爍,很想馬上拍死這個賤人。

    只不過現在還在派出所,他只得暫時忍了下來。

    “你現在盡管笑,看看笑到最后的人到底是誰。”

    唐風收回了目光,不在廢話,事情到底如何,他會另想辦法弄清楚。

    唐風離開了派出所,摸出身上的手機,找出一個電話打了出去。

    “老二,給我查查吳狄顯的底細,越詳細越清楚。”電話接通,唐風毫不客氣道。

    他口中的老二是他的舍友,古毅。

    古毅是計算機系的優等生,也是他在大學四年中,不多的幾個朋友之一。

    “咦,老三,沒事你查無底線干嘛?”電話那頭的聲音很驚訝。

    私下里,他們都稱呼吳狄顯為無底線。

    其實他們與吳狄顯的關系并沒有多好,畢竟吳狄顯是轉校生,分到他們宿舍的時間也不久,要不是吳狄顯手段不錯,給他們留下了一個好印象,他們也不會與其來往。

    “沒什么事,你仔細調查一下他的來歷,把資料發到我手機上。”唐風沒有告訴古毅實情,他不想把古毅也牽扯其中。

    “好吧,記得回宿舍的時候給我帶點吃的,我中午飯都沒吃,等你回來,你要的資料應該也差不多了。”古毅在電話那頭嘟囔一句。

    唐風看了看手機中顯示的時間,無語道:“都三點鐘了你還沒吃午飯,可有夠懶的。”

    “你知道的,我是腦力工作者與你這體力勞動者不一樣。”古毅干笑一聲。

    “好吧,我給你帶點吃的回來。”唐風搖了搖頭掛斷了電話。

    吳狄顯的事情處理下來,花費了三個多小時,相對來說還算比較快速了。

    畢竟是謀殺事件,從派出所出警,到了解情況,查驗物證,以及抓捕吳狄顯,三個小時,堪稱神速。

    只不過對此唐風卻絲毫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嚴重懷疑,吳狄顯在這件事中不會獲罪,哪怕人證物證俱。

    而事實也與唐風猜測的八九不離十,在派出所的吳狄顯并沒有招供,他一口咬定此事與他毫無關系,是劉穎在冤枉他。

    其實吳狄顯在計劃謀殺唐風的時候,就早已想好了退路,否則也不會找劉穎來實施這件事情。

    劉穎就是他找來的替死鬼,以防事情暴露后,引火燒身。

    當然,這些都不是關鍵。

    關鍵是吳狄顯動用了家里的力量。

    這一下,別說一個犯罪嫌疑人的指證了,就算是吳狄顯真的有殺人動機,也可以被撈出去。

    所以被抓進派出所后沒有兩個小時,吳狄顯就被放了出來,理由是證據不足,不予處理。

    至于劉穎這個女人,其下場可想而知,畢竟被抓了個現行,不處理是肯定不行的,況且她把吳狄顯牽扯了進來,吳狄顯當然也不想讓她出來,所以她就只能自生自滅了。

    這個世界就是這么現實,有時候正義并不能代表一切,正義掌握在強者手中,強者說你是正義,你就是正義。

    這也是唐風在悟出這個道理之后,轉身離開了派出所的原因。

    而也在那一瞬間,唐風經過了一陣心靈洗禮,如果說上次死亡,系統帶給他的算是一種重生,那么這次的事情,對他來說就是重生后的一次成長,讓他開始改變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以及對人性的認知。

    人,終歸是要經歷風雨才會成長。

    ——————

    復旦大學,男生宿舍樓。

    “哐當!”

    唐風手提外賣,踹開了宿舍的大門。

    宿舍還算整潔,也沒有異味,相對來說,宿舍中的幾人都比較愛干凈。

    “我去,老三你嚇我一跳,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宿舍門打開,在左邊是一排桌子,上面有四臺電腦,旁邊一個帶著眼鏡的青年本來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什么,被這突然的響動嚇得身體一顫,好懸沒有從坐著的凳子上摔下去。

    “沒辦法,你沒看見我兩個手都提著東西嗎,只好用腳了。”唐風聳了聳肩。

    說著,唐風把東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問道:“東西查得怎么樣了?”

    “差不多了,你來看看吧,沒想到吳狄顯那家伙還真的無底線,你看看我查到的這些東西,嘖嘖,簡直就是一個衣冠禽獸啊。”

    古毅把椅子讓了出來,一邊翻找著唐風買的那堆東西,一邊嘖嘖有聲的說著。

    唐風沒有在問,直接坐在了電腦旁,親自查看起來。

    首先印入他眼簾的是吳狄顯的照片,以及身份敘述。

    “吳狄顯,江南人,吳氏集團少東家,商業巨賈吳先錫獨子,二十二歲。”

    “十五歲因打架斗毆,致人死亡,最終因為證據不足,加上其未滿十六周歲,無罪釋放。”

    “十六歲因喜歡一個女孩,實施強奸被逮捕,最終因原告承認與其有感情糾紛,無罪釋放。”

    “十八歲因為聚眾鏢車被抓,最終交付一定罰款后被保釋。”

    ···

    資料很詳細,從吳狄顯的背景,到他這些年來干過的一些“大事”都有記錄,零零碎碎到現在,不下二十件。

    只不過這上面記錄的事情,讓人觸目驚心,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在這后面代表著什么。

    “還真沒想到這吳狄顯來頭這么大,居然是世界五百強集團的少東家,只不過這也太不是人了把,完就是一種馬,看看他禍害了多少妹紙,本來資源就少,他還禍害這么多,簡直是天理不容。”

    古毅在旁邊一邊吃著飯,一邊對著屏幕指責不已,好似非常憤怒。

    “人家有本事,你有本事也可以去禍害啊。”唐風沒好氣的斜了古毅一眼。

    “切,這也算本事?要不是家里有個好老子,就他這樣的貨色,能與我比?”古毅不屑道。

    古毅確實有說這話的底氣,就拿計算機專業來說,就算在世界范圍內,他的技術也是頂尖的,只不過追求想法不同,所以他才不顯山不漏水。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