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的時空抽獎系統 > 第686章 深不可測
    為了窺探宙夏王國的大體實力,唐風這段時間可謂是謹慎無比。

    原因無他,經過這段時間的了解,他清楚的知道,宙夏王國的水到底有多深。

    其它先不說,就先說說這宙夏王國的疆域到底有多大。

    就先說這宙夏星,對于整個宙夏星到底有多大,唐風大概了解過,打個比喻,就拿銀河系來說,其直徑約在10萬光年以上,而東域的大小,比起銀河系來說,只大不小。

    而整個宙夏王國五域之間的面積大小差不多,這就恐怖了。

    一域的橫跨直徑就相當于一個星系大小,這漂浮在宇宙的中的宙夏星,已然是相當于五個星系之巨了。

    要不是宙夏科技極度發達,宙夏星上的一些生靈,這輩子別說走出宙夏星了,就算是逛遍宙夏星都難。

    而,如此巨大的一座大陸,上面有多少強者,誰能清楚?

    畢竟宙夏星上萬族林立,那些頂級族群,又豈會沒有一些底牌?

    更何況,這還只是一個宙夏星啊。

    要知道,宙夏王國的勢力范圍,可不止宙夏星一處,他還包含著宙夏王國旗下所統治的數萬星系啊。

    這些星系之中又有多少強者呢?

    宙夏王國的勢力范圍如此巨大,不經過周密的算計,探查,要想把它推翻,太不現實了。

    別看唐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入圣境中期,但是他這點實力,放在宙夏王國還真不一定夠看。

    宙夏王國的勢力范圍如此巨大,入圣境修者肯定不會少的。

    蟻多咬死象的道理,到了什么地方都通用,哪怕唐風自身實力確實不弱,但是在面對數十倍,甚至數百倍數量的敵人時,他又能如何呢?

    退一萬步說,他能把宙夏王國的入圣境全部屠戮,但是誰又能清楚,宙夏王國沒有入圣境之上的修者呢?

    所以說,宙夏的水太深了,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這也是為什么,這段時間以來唐風一直在小心行事,沒敢太過張揚的原因,哪怕是在微光城逼不得已的出手,事后他也是抹除了所有痕跡的。

    這一路走來,唐風到現在還能活著,不是沒有道理的,他那小心謹慎的性子,不知道為他避免了多少危機。

    “今日這會場有些不一樣啊,這是空間手段?”

    唐風一邊期待著各族的大能到來,一邊有些警惕的打量了一眼此刻的賽場。

    因為今日的賽場與前兩天他來時,完全不同,此刻的賽場,好似被無限擴大,擁入了數不盡的生靈。

    以他在時空法則上面的建樹,自然一眼就看出,這是運用了空間方面的手段。

    而這種超大型芥子空間,可不是一般科技可以做到的。

    “每次的天驕榜排位賽,據說域主大人都會到場觀戰,屆時整個賽場都會被域主大人的一件逆天寶物籠罩著,所以才會有眼前這一幕。”

    藍瑟在一旁好似聽到了唐風這一句嘀咕,當即就出聲解釋道。

    “有這必要嗎?”唐風眼神一閃,對于藍瑟口中的域主大人,他倒是聽說過,據說這位是宙夏王國在東域的最高掌控者,無論是權力還是實力,都達到了一種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應該是有吧,畢竟今日來的人實在太多了,東域無數族群的族人,還有不少各族的大能人物等等,如果沒有大人物坐鎮,要是出現什么意外情況,那可就不好收場了。”藍瑟想了想說道。

    “這樣的么。”唐風眉頭一挑,頓時聽明白了藍瑟的言外之意。

    眼前這一幕,擺明了是防止出現突發情況嘛。

    仔細想想,宙夏那些大人物會這樣做也正常,畢竟這時候如果有一兩個掌控境修者發瘋暴走的話,僅僅那威壓一放,就不知道要壓死多少人了。

    更何況,宙夏王國在宇宙中又不是沒有仇人,在這個時候,敵人要是派兩個強者來一個自爆,豈不是要死傷無數?

    這一點,不得不說,宙夏王國方面,想得很周全。

    當然,在知道實際原因之后,唐風這心里可就有些不太美妙了,畢竟他是一心想要在宙夏王國搞風搞雨的,算起來,他必然是宙夏的敵人。

    到時候他如果在比賽途中,出現些什么意外,需要他暴露實力與宙夏王國翻臉,豈不是還是一件麻煩事?

    “嗡!”

    就在唐風有所憂慮之際,整個賽場空間,突然一震,一股恐怖威壓如清風般掠過,讓得本還喧鬧無比的賽場,頓時鴉雀無聲。

    面對這股威壓,整個賽場數不清的生靈心中,只感覺無比的壓抑,沒有任何人膽敢在發出聲響。

    “呼!”

    就在威壓過后,一道身影,幻化出一尊頂天立地的法相,出現在了場中。

    “此次參賽者,全部上場!”

    身影顯現之后,并沒有廢話,直截了當的發布了第一條命令。

    “唰唰唰!”

    當身影的話語落下,賽場四周,數百道身影沖出了人群,去到了賽場中央,身影的旁邊。

    “入圣境修者么。”遠處,唐風在見到這道身影后,心中一動,瞬間就看出了來人的實力。

    這是一尊圣人,初期的入圣境修者。

    “他就是你口中的域主大人?”唐風不動聲色的對藍瑟傳音問道。

    “并不是,雖然我沒有見過域主大人,但據說域主大人很少在人前顯現。”藍瑟回了一句,忙道:“大人,我們也過去吧,耽誤了時間,比較麻煩。”

    聞言,唐風點了點頭,行動起來,也往場中而去。

    只不過,他的心中卻有些凜然。

    宙夏王國的實力,真的有些深不可測,現在東域隨便出來一位主持比賽的裁判就是入圣境修者,鬼知道東域還有多少入圣境修者?

    而這還只是東域,其它幾域呢?

    以及宙夏王族呢?

    就在唐風想著這些事情的實話,不多時就已經來到了場中。

    與此同時,四周已經沒有身影在出現,現在整個場中現在有一千一百多人。

    從面相上來看,這一千多人中,男女老少都有,其中通神境修者四百多人,法則境修者四百多人,領域境修者兩百多人。

    (本章完)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