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最后一個劍圣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背水一戰
    面對韓元,兩人有一種近乎絕望的感覺,合力使出的兩儀劍法,也對韓元沒有什么威脅,現在自身也受了傷。

    楚楓扶著風月蓉從地上起來,說道:“韓元太強了,一會兒,我盡量拖住他,你趁機離開。”

    風月蓉緊抓著楚楓的手,堅決道:“我們今天怕是都走不了了,一會兒,我來拖住他,你趁機離開。”

    楚楓一驚,轉頭看著風月蓉,事到如今,沒想到風月蓉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不過楚楓也不會這么做,不論是什么樣的情況,也絕對不會丟下風月蓉一個人離開。

    “我是不會走的,大不了和他拼了。”

    楚楓視死如歸,身上的殺氣暴增,一副要和韓元拼命的樣子。

    “哈哈哈哈,今天,你們兩個,誰也走不了。”

    韓元張狂大笑,覺得兩人已經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也不擔心兩人會從自己的手上逃走。

    風月蓉知道現在的情況,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了,為今之計,只有賭一賭,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楚楓,一會兒,你找到機會,趁機離開,別管我!”

    風月蓉說完之后,便閉上雙眼,隨后身上開始發出青色的光芒,在風月蓉的周圍,空氣開始劇烈波動起來,風月蓉也想變了一個人一樣,身上氣勢不斷攀升,很快,便已經和韓元不相上下。

    “這是……”

    韓元大驚,看著實力已經接近的自己風月蓉,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是,附身術!”

    楚楓也看出了風月蓉已經使出了附身術,這就表示,風月蓉要拼命一搏,如果這次不能打敗韓元,那就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

    當風月蓉使出附身術之后,在風月蓉的身后,也出現了一個幻影,正是風月蓉的父親風天逸。

    風天逸的幻影出現之后,風月蓉身上的氣勢也達到了巔峰,殺氣彌漫,一旁的楚楓看著風月蓉這個樣子,也不禁生出一種畏懼之感。

    “風家附身術,果然不同凡響,一道分身,竟然有了風天逸五成的的功力,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對于風家附身術,韓元自然也了解,這是風家長輩,專門為風家后背所創立的一種保命功法,祭煉出一道分身,附在另一個人的身上,可以發揮出自己的一部分功力。

    現在風月蓉祭出父親的分身之后,實力已經堪比劍神之境修士,風天逸一身修為通天測地,雖然這道分身只能發揮出五成的功力,但威力也是極其的驚人,劍神之下的修士,無一人可以抵擋。

    面對風月蓉的附身術,韓元也有些緊張了起來,雖然自己有把握能對付風天逸的這道分身,但是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風月蓉目光如電,戰意滔天,手中玉魂劍發出強烈的嗡嗡之聲,在風月蓉的周圍,真氣凝聚,繞身旋轉。

    風月蓉身體緩緩升空,在距離地面五丈的時候,雙手舉起玉魂劍,怒喝一聲后,直接朝著地上的韓元劈斬而去。

    韓元目露紅光,須發飛揚,祭出一黑色的鎖鏈,這是龍脊索,是韓元用一條黑龍龍脊鍛造而成,又在龍脊之中,加入了黑銀,讓龍脊變成了黑色,除了可以困仙縛神之外,還有強大的侵蝕性,只要被這龍脊索所傷,那里上面的黑銀就能順著傷口侵入體內,讓體內的真氣,變成毒氣。

    為了對抗風月蓉的附身術,韓元也祭出了這件法器,控制著龍脊索

    ,朝著劈斬而下的玉魂劍纏繞而去。

    兩者在空中碰撞之后,龍脊索就像是一條靈活的長蛇,立刻纏住了玉魂劍,黑色的真氣開始不斷的侵入玉魂劍之中。

    雙方僵持了起來,風月蓉拼盡了全力,也難以再讓玉魂劍前進一步,同樣,韓元也沒有保留,使出了十層的功力,擋住了風月蓉的攻擊。

    兩者僵持之下,空中發出“哧哧”的聲音,這是黑白兩光相互侵蝕的結果,黑光侵蝕,白光凈化,相互克制。

    風月蓉臉色漲紅,長時間僵持下去,對自己是極為不利的,附身術的消耗極大,而且也撐不了多長時間,只求一招制敵。

    心里想過之后,風月蓉變換法訣,玉魂劍立刻急速旋轉了起來,朝著韓元刺去,龍脊索也有些纏繞不住,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音。

    韓元預感不妙,雙手控制著龍脊索,極力往里收縮,再次將玉魂劍束縛在了空中。

    此刻,風月蓉的體力已經即將耗盡,雖然自己使出了附身術,但是和韓元還是有一些差距。韓元是一位真正的劍神修士,而且又是第一殺手組織的門主,功法極其詭異,最擅長的,便是殺人之術。和韓元交手,絕對不能給韓元可乘之機。

    風月蓉別無他法,被逼到了這一步,只能兵行險招,隨后引動體內精元,這是和玉魂劍聯系在一起的精元,也是控制本命法器的根基。

    風月蓉強行將體內精元和玉魂劍的聯系斷開,然后將一道精元真氣打入了玉魂劍劍身之中。

    “轟”的一聲巨響,玉魂劍當即在空中爆炸,刺目的白光,就像是太陽一樣,將周圍照的一片明亮。

    隨著玉魂劍的解體,纏繞在上面的龍脊索因為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量,也隨即破碎成無數的碎片,散落一地。

    如此拼命的打法,也終于耗盡了風月蓉體內最后的一點兒力氣,狂暴的氣息,也將周圍的結界直接打破,朝著周圍席卷而去,大片的林木變成滿天的碎屑,石塊也破碎成沙石,周圍五里之內,一片狼藉。

    風月蓉也被這狂暴的氣息吹了出去,楚楓忍受著狂暴氣息的侵襲,立刻飛身上前,接住了從空中落下的風月蓉。

    “蓉兒,蓉兒……”

    風月蓉倒在楚楓的話里,臉色蒼白如紙,氣息微弱,身體癱軟。

    “楚楓……快走……快走……別……管我……”

    這個時候,楚楓哪里還聽得進這樣的話,趕緊掏出一粒太微圣丹,喂風月蓉吃下,然后將自己的一部分真氣,輸入到風月蓉的體內。

    風月蓉極力掙脫來楚楓:“楚楓,你走啊,走啊……”

    “我不走,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管的,就算是我死了,也絕對不能丟下你一個人。”

    風月蓉急道:“我……命令你……走……別管我,你給我走……”

    楚楓也不聽風月蓉的話,趕緊為風月蓉療傷,風月蓉現在受傷很重,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如果丟下她一個人,幾乎是讓她在等死。

    楚楓一直不走,風月蓉也越來越急,一直打斷楚楓給自己療傷,甚至可是呵斥了起來,但是也沒有什么用,楚楓是鐵了心不走了。

    過了有一炷香的時間,韓元從遠處踉蹌著走了過來,剛才的對拼,韓元也受了不輕的傷,頭發凌亂,衣身染血,但是要比風月蓉好的多。

    看到兩人之后,韓元如一頭兇殘的惡狼

    ,眼神寒若冰霜,身上的殺氣極重。

    “我還真是小看你了,竟然能打傷我,真不愧是風家之人,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

    韓元動了殺心,被風月蓉打傷之后,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也將風月蓉當做了一個禍患,如果今日不除的話,以后絕對會是大患。

    楚楓將風月蓉扶到一旁,然后手持青魄劍,站在了韓元的面前。

    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楚楓,韓元冷笑幾聲,完全沒有將楚楓放在眼里,雖然自己受了傷,但是對于一個小小的劍皇,還是不成問題的。

    楚楓也自然知道自己和韓元的差距,就算韓元受了傷,也不是自己所能應對的,但是為了保護風月蓉,哪怕是面對全盛時期的韓元,也絕對不能退縮。

    “楚楓,風月蓉,你們破壞王爺的計劃,幾次三番的和王爺作對,今天,你們都要死!”

    楚楓眉頭緊皺,冷哼一聲,直接持劍而上,當先出手。

    楚楓沖過來之后,韓元也立刻出手相迎,極魔刃閃爍出一道道魔影,逼的楚楓也不敢正面交手。

    韓元也是殺手出身,一身殺人之術早已出神入化、變化莫測,就算是同一境界的修士,在面對韓元的時候,也是非常小心。

    韓元最擅長的便是出其不意的刺殺,這也是最為殺手最直接的手段,雖然楚楓也練習過刺殺之術,但是面對夏國之中,刺殺手段第一的韓元,也是遠遠不夠。

    在和韓元直接交手之后,楚楓也真正的感覺到了自己和韓元有巨大的差距,哪怕是自己已經占據了上風,但是韓元總是能找到自己的破綻,從而瞬間壓制。

    楚楓不敢和韓元正面交手,做好全面的防備,防止被韓元找到破綻偷襲,雖然暫時能防住韓元的偷襲,但是想要偷襲韓元,那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的機會。

    在和韓元交手的時候,楚楓找不到任何的破綻,韓元的進攻和防守,都堪稱完美,功法招式變幻無窮,讓人難以猜測下一步的行動,防不勝防。

    和韓元交手了兩刻鐘的時辰,楚楓也開始有些不敵,韓元的殺心很重,招招致命,對楚楓下手的時候,不留絲毫的余地。

    被韓元壓制之后,楚楓也有些心急起來,和韓元硬拼了一劍之后,兩人拉開距離。

    隨后,楚楓施展九劍誅天訣第五式,五劍破極。

    韓元的周圍,出現了一道劍幕,在劍幕上方,一把一丈之長的青魄劍凝聚而成。

    “九劍誅天訣!你竟然會九劍誅天訣!”

    韓元非常驚訝,九劍誅天訣本是宇文陽的成名絕招,沒想到楚楓竟然也會。

    “你怎么會九劍誅天訣,是宇文陽教給你的?”

    楚楓沒有回答,困住韓元之后,直接將青魄劍斬落而下。

    劍幕之中,充斥著一股強大的克制力,韓元在引動天地靈力的時候,受到了極大的影響,九劍誅天訣,威力非同尋常,練到極致,當真有誅天之能。雖然楚楓使出的九劍誅天訣,威力小了很多,但是對自己現在受傷之身,也有很大的威脅。

    因為無法調動外界的天地之力,韓元只能將體內真氣,凝聚在極魔刃之上,然后朝天奮力揮動極魔刃,砍向凌空而下的青魄劍。

    這一次強行對抗,兩人都各自受傷不輕,楚楓被震退了好幾丈,倒在了地上,韓元傷上加傷,也有些體力不支,開始喘息了起來。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