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有錢就是了不起 > 第97章 出手相助
    陳凡將醫院的事宜都安排好了之后,便要離開。

    卻在這個時候接到了尤婉月的電話。

    “少爺,請問您今天晚上有安排嗎?”

    “目前沒有,有事嗎?”陳凡問道。

    “臨海市首富葉尊的兒子葉天龍剛剛畢業,準備進軍臨海市的商業圈,葉尊為了讓他兒子拓展人脈所以開了一個年輕人的商業酒會,幾乎聚全臨海市所有的富二代,葉天龍也給您發了邀請函,如果您晚上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希望您能夠到場。”尤婉月在電話里頭說道。

    陳凡不太想去,他此時只想回別墅去照顧一下林雨薇。

    “這種商業酒會每年也不知道開多少回,這次我就不去了,下次,下次我一定去。”

    “少爺,這是您跟葉天龍的第一次會面,我已經答應他了,并且葉天龍主要也是想要見您,希望您不要爽約。”

    陳凡知道尤婉月輕易不會為難他的,看來這次是得去了。

    “那行吧。”

    “我已經派車過去接您了,根據您的定位,司機馬上就到了,并且我已經將定制的邀請函放在車后座,希望您今晚過得愉快。”

    尤婉月干凈利落的說道。

    看來尤婉月早就將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著說服陳凡就行了。

    陳凡也知道自己反抗不了了,出了醫院之后,果然看到一輛邁巴赫在醫院門口等著自己,司機干凈利索的將車門打開,躬身對陳凡說道。

    “少爺,您請。”

    上了車之后,陳凡看到車座位上的放著一封紙質的請柬,隨手就褲兜里。

    車子在路上搖搖晃晃的陳凡很快就睡著了,睜開眼睛時候,車子已經到葉天龍的家門口了。

    首富的家果然豪氣,這占地面積就跟古代皇帝的行宮一般,中西結合,西式的結構又富有中式的美感,金色的瓷磚,就跟貼了金箔一樣。

    陳凡下了車之后就跟司機交代了一句,便揣著請柬進入到酒會。

    剛進門沒多久陳凡就看到蘇鳴身邊跟著兩名女伴,蘇鳴抬眼剛好也看到了陳凡。

    蘇鳴眉頭微微皺起,他有點意外會在這里見到陳凡。

    畢竟在場的這些人全都著得體的西裝,就連服務員穿的都比陳凡要高檔得多。

    這種上流社會的酒宴,陳凡這種穿著打扮連端盤子都不夠格。

    蘇鳴隨即跟身邊的女伴耳語了兩句,似乎交代了什么。

    那名女伴看向陳凡的方向,隨即捂著嘴巴低笑了兩句便從蘇鳴的身邊走開了。

    今天這是葉天龍的場子,并且尤婉月還跟葉天龍說過自己會到場,所以陳凡只是想要過來意思意思,但并不想在葉天龍的場子和蘇鳴起沖突。

    所以陳凡在看到蘇鳴的時候選擇避開,在會場里面隨便找了一處比較安靜的角落坐下。

    今天帶會場來的,大多都有自己的男女舞伴,像陳凡這種形單影只的較為少數。

    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叫住了陳凡。

    “小哥哥,你也是來參加酒會的嗎?”

    陳凡聽到聲音稍稍楞了一下,他沒意識到對方是在叫自己,畢竟他跟富二代圈子里面的人都不認識。

    轉頭看到身旁有個容貌秀麗,身材姣好的女人對著他走了過來,陳凡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左右,確定周圍就只有自己一人。

    “別懷疑,小哥哥我就是在跟你說話呢。”女人捂著嘴偷偷笑了笑。

    陳凡生平第一次遇到有女人主動跟自己搭訕,甚至還有點不太適應,緊張的說道:“怎么?有事嗎?”

    女人在靠近了陳凡之后,熱絡的貼近陳凡隨即小聲說道:“如果你也是一個人來參加酒會的話,你能不能假裝是我的男伴。”

    “我?”陳凡指著自己說道:“為什么要我假裝?”

    女人朝門口看了看用眼神示意陳凡說道:“你看到那個男人沒有,他剛剛一直找我要微信號碼?我不想給他,他就一直纏著我,我也是一個人來的,如果你假裝是我的男伴,他就不會再糾纏我了。”

    陳凡朝門口看去,確實有一個痞里痞氣的青年男人,手里端著酒杯目光頻頻往這里張望。

    “這里只身前來的男人又不止我一個?”

    女人眨巴著水汪汪的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陳凡說道:“可是富二代的圈子里亂的很,誰知道這些人的是真的想要幫我,還是對我圖謀不軌。”

    “那你就不怕我也對你圖謀不軌?”陳凡問道。

    “我看你跟這里其他人都不一樣,穿得也比他們要低調的多,通過我們的交流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你一定是心地善良的人。”女人說道:“你幫幫我吧,只要等到這酒會結束,我朋友就會過來接我了,可以嗎?”

    陳凡看到女人這無助的樣子,突然想起林雨薇,當初她在酒吧的時候,面對孫虎也是這么一副狀態。

    頓時陳凡心里的正義感徒然而生,戒備也就松懈了下來。

    反正他也沒有女伴,這不過就是舉手之勞罷了,便答應了下來。

    看到陳凡點頭了,女人便主動伸出手來向陳凡自我介紹說道:“我叫林曼,你可以叫我曼曼。”

    “曼曼,好溫柔的一個名字。”陳凡笑道:“我叫陳凡。

    “陳凡,嘻嘻,我記住了。”林曼挽住陳凡的胳笑道:“謝謝你愿意幫我。”

    陳凡的胳膊突然接觸到對方的身體的柔軟部位,身形一僵,整個人都顯得有點緊張。

    林曼用余光偷偷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好像是發現了什么隨即迅速的轉過頭來對陳凡說道。

    “那個男人好像還在往我們這里看,他會不會過來啊,我有點害怕,要不然咱們找個地方躲躲吧。”

    “行。”陳凡點了點頭他挺希望能夠幫助林曼躲過這次危機的。

    林曼拉著陳凡悄悄的從角落溜走,順著走廊出了酒會大廳,順勢來到了便上的休息室中。

    陳凡怎么感覺林曼對這里有點熟悉,就連找地方都這么輕車熟路的。

    進門之后林曼順勢就將房門一反鎖,扒拉著門縫看了看,隨即又將窗戶給關嚴實了。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