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 第七十七章暈過去
    “可能是熱暈了。將軍在此地守護一刻,本王去尋隨軍軍醫。”因為此刻身邊的侍衛們似乎打亂了,云亦辰擔心小和尚會有什么意外,因此叫魏啟年替他守護玉哥,自己去前后面找軍醫。

    “玉哥,玉哥……你沒事吧?”魏啟年蹲在了地上小聲地叫了幾聲。

    “將軍,屬下已經命人清點了人數,步兵沒有傷亡,騎兵這邊尚未清點完畢……玉哥?這是玉哥?她怎么了?受傷了?沒事吧……”楊青的幾聲大叫驚醒了因為驚懼,傷心而昏了過去的玉哥,感覺這聲音好熟悉,好親切,然后便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玉哥?你醒了?何處難受?”魏啟年見她眼睛睜開了便輕聲問道。

    他在馬上便看見了云亦辰護著她的樣子,應該不是故意將她給捂暈的。

    “父親?楊叔叔?你們怎么來了?”玉哥在清醒的一刻便激動地叫到。

    “玉哥,我們總算是找到你了。這幾日你一直在哪里?你楊叔叔從騎兵到僧兵整個找遍了都沒有找到你的蹤跡,你今日怎么忽然出現了?”魏啟年望望四處的士兵都忙著清理戰場,沒有人注意到他們便小聲說。

    “我的腳破了,一直坐在馬車里,今日剛好了一些才下來的。父親你們何時來的?我怎么不知道?”玉哥掙扎著坐起來問道。

    “將軍一聽你被征召到了僧兵的隊伍里便主動請纓做這次出征的先鋒官,我們從啟程便開始找尋你,今日總算找到了。”楊青見魏啟年有點喜不自勝,因此笑著說道。

    “他們沒有看穿你的身份吧?沒有受委屈吧?”魏啟年疼愛的望著她說。

    “沒有,就是鞋子不合腳……鞋子?我的一只鞋子被踢跑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玉哥這才記起自己被踢跑的鞋子,小聲的說道。

    “踢跑了?如何踢跑的?”魏啟年不解的問道。

    “魏將軍辛苦了,軍醫,方才便是他熱暈了,看看有沒有降暑解熱的藥給他一用。”身后傳來云亦辰的聲音。

    玉哥只好不啃氣了:“王爺真是體恤下屬,小師傅說他已經無甚大礙了,軍醫若有別的傷員便不用管他了。”魏啟年急忙這么說到。

    就因為玉哥是女兒身,擔心軍醫瞧出破綻來,因此魏啟年急忙說道。

    “他傻乎乎的諸事不懂,還是替他把把脈,看看是否還有別的隱疾……”

    “小僧沒有任何隱疾,謝謝王爺關心,小僧找鞋子去了。”玉哥未等云亦辰說完便霍地站起來,低了頭便要逃跑。

    “找什么鞋子……你的鞋子此刻早就被清理掉了,你還去哪里找?”云亦辰反應過來以后便一把揪住了玉哥的衣領,就像拎只小雞一樣把他給拎了起來。

    “清理了我也去找!沒有鞋子我如何走路?”玉哥很是窩火的叫到。

    真的是有點又氣又羞了,因為自己真的很沒出息的,居然被他給揪著還無力反抗,胳膊短,腿短,打不著,踢不到,還沒辦法下地。整個人都懸空吊著一般,使不上力此刻。

    “那里全是死人的衣服鞋子,你要是想要自己去扒一雙下來!”云亦辰看旁邊還有外人,正瞠目結舌的望著他與小和尚的互動,因此只好將他放下來大聲說道!

    果然玉哥被怔住了,就那么望望遠處那些被抬到一邊的敵軍尸體,不由自主的就捂住嘴干嘔了幾下。臉色再次慘白蠟黃,快速將頭給扭向了一邊。方才的景象的確太恐怖了,尸體就如草芥般被堆在路邊,真的是……不忍直視。

    “王爺莫要嚇他,看他年齡還小,尚未見過如此場面。還是派人護送他去找個地方歇息吧?楊副官,你帶這位小師傅去我們后面裝糧草的馬車上歇息,等會隨我們的步兵一道趕路,就不必麻煩王爺為他操心了。”魏啟年幾句話,云亦辰不愿意了“為何要去押運糧草的馬車上趕路?他是本王的侍衛,必須得跟本王一道趕路。不是沒有鞋子嗎?乘本王的馬可好?”說完也不管魏啟年與楊青鐵青著臉,一把將方才松了手的玉哥再次給揪住,一用勁,玉哥已經被他給駕到了自己的馬背上,然后對著魏啟年抱了一拳:“魏將軍還是去看看后面步兵的傷亡情況,查探清楚了以后我們便即刻啟程,此地的確不宜久留。本王去看本王的騎兵和僧兵了,告辭。”說完留下還未明白過來方才王爺鄭重其事將自己給到帶此地究竟所為何事的軍醫與根本就沒有料到他會這般直接的魏啟年與楊青,調轉馬頭揚長而去。

    楊青不甘心想要說什么,魏啟年用眼神制止了他。

    今日能夠找到玉哥已經是件幸事了,不能將她的身份給暴露了是最重要的事情。因為從這一路行軍途中魏啟年逐漸發現這個臭名遠揚的懷安王似乎與傳聞中的有所不同。

    首先他的幾名貼身侍衛一看就不是簡單地人,幾日里在與他商議行軍路線與休整地點的時候他表現出了一種極為睿智的決策力與觀察力,即便是魏啟年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果敢與堅毅。

    每日里都是認認真真的在隊伍里面來回巡查,在行軍途中軍紀嚴明,獎罰分明。將行軍途中所有的弊端都給修正了過來,使得軍隊一路上沒有發生任何出乎意外的事情,直到今日遭遇突襲,他也提前預知并通知了他,讓他管好自己的步兵,莫要到時候因為慌亂而發生意外的事情!

    這一切的表現都讓魏啟年對他的看法有了轉變,覺得他不像外界傳言的那樣是個只會尋花問柳的草包王爺,他有他不與外人而言的某種膽識與手段。魏啟年覺得他與別的王爺別的皇子不同。

    也因此魏啟年眼看著他將玉哥給當著他的面再次給帶走了,也沒有允許楊青去爭。

    因為他覺得在這么個心思縝密的王爺面前最好不要表現出他們與玉哥有某種關系,因為玉哥的身世太過于敏感,萬一泄露半點出去,恐怕會連累無數人!

    玉哥被云亦辰當著自己父親與叔叔的面給扔到了馬背上,然后還被他給抱著再次離開父親視線,當時便覺得惱羞成怒又不知該如何面對,只得在他的馬背上生無可戀的再次選擇龜縮起來。將自己蜷成一團,不去看周圍那些好奇的士兵好奇的目光,任憑他在行軍的隊伍里轉悠,再轉悠。

    “方才你是為了救本王才將鞋子踢出去的,此刻理應讓你與本王一同隨行。”云亦辰感覺到了小和尚發自內心的拒絕,便不無認真的說道。

    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在方才他用一顆石子一只鞋子將那個襲擊他的敵軍給打懵了以后他便對他有了一種說不出的興趣!

    還能在踢倒了人家以后定在那里看對手的反應,而忘了自己所處的環境,真的是夠傻的。

    不過后來他利用奪過來的長槍與他配合,在馬背上與敵人周旋,然后在不傷害敵人的情況下一個一個將他們給挑下去,可見他的功力是足以對付那些沖上來的敵軍的。

    但是他太善良了,對于敵人過于仁慈。因此云亦辰才不得已揮出自己的劍去殺敵人,結果他居然被嚇哭了!

    哭的還那般傷心絕望。

    就連他將他眼睛捂住他都沒有絲毫的反抗,就那般哭著失去了全部的抵抗能力,直到戰事結束,他都沒有再睜開眼睛看一眼殘酷的戰場。

    直到最后,居然會暈過去了。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