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誰領取了我的獎勵 > 第89章 樂于奉獻的秦沐晨!
    房間里。

    房門和窗戶都緊閉著。

    張毛蛋躺在床上,看起來有些緊張,雙手時不時的抓著床單。

    而秦沐晨的手,在他腹部摸索著。

    “你確定一顆珠子進入了你的體內?可我怎么感應不到啊。”

    秦沐晨奇怪道。

    而且他的雙眼開啟了透視掃描功能,幾乎把張毛蛋掃遍了,也沒能發現什么珠子。

    張毛蛋無奈道:“我也不知道,當時我跳下去后,好像就把潘江龍給踹開了,然后那個老頭在我頭頂放了一顆珠子。

    那顆珠子感覺在我丹田里面,可怎么就探查不到了呢?”

    一旁的云若水淡淡道:“或許是那顆珠子自動隱藏了起來,一些法器一旦認主,就會進行隱藏,難以讓其他人發現。”

    秦沐晨皺著眉頭:“就怕那顆珠子對他有害啊。”

    “應該不太可能。”

    云若水道,“如果有害,張毛蛋早就死了,我猜想柯無情本打算給潘江龍什么機緣,結果卻無巧不巧被張毛蛋代取了。”

    “狗血啊。”

    秦沐晨頗為無語,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云若水粉唇彎起一抹笑容:“你們不覺得這是天意嗎?潘江龍搶了張毛蛋的未婚妻,還故意羞辱于他。

    然而到頭來,張毛蛋卻奪了潘江龍的機緣,頗有輪回報應一說。”

    輪回報應?

    秦沐晨莫名打了個寒顫,開始思索自己有沒有做過什么缺德事。

    要不然某天也遭了報應,那就坑爹了。

    張毛蛋嘆息道:“其實男女間的感情是自由的,雯雯喜歡誰,我無權干涉,而且我們也只是訂了婚而已,并沒有真正成為夫妻。

    如果她能幸福,我就算失去她又有何妨。

    罷了,我已經想開了,不就是女人嗎?老秦說的對,女人都是大豬蹄子,越漂亮的女人越是,大不了以后再找一個。”

    云若水臉色發黑。

    俏目狠狠瞪了一眼秦沐晨。

    你們男人才是大豬蹄子!

    看到好兄弟終于想開,秦沐晨也為他感到高興,安慰道:

    “這就對了嘛,雖然你長的丑,人又笨,天賦差,沒人愛,但你始終會有喜歡你的女孩。

    至于那個許心雯,以后你會讓她后悔的!

    那句話怎么說來著,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讓你高攀不起!”

    聽到好兄弟的安慰,張毛蛋突然覺得人生一片灰暗。

    云若水認真囑咐道:“張毛蛋,關于那顆珠子的事,除了我們三人之外,你不要告訴其他人,否則會給你惹來禍端。”

    張毛蛋點了點頭:“放心吧掌門,這個老秦已經提醒過我了,他說什么……懷孕其罪,我懂得。”

    “懷璧其罪,你個蠢蛋!”

    秦沐晨拍了一巴掌。

    張毛蛋委屈的摸著腦袋:“意思都差不多嘛。”

    云若水抿嘴一笑,說道:“好了,趕緊收拾一下我們離開吧,另外這次秦沐晨贏下比試獲得的獎勵,多給你們一些。”

    “不應該全都是我的嗎?”

    秦沐晨攤手。

    云若水白了一眼:“你是黃牛派的人,難道就不應該為門派做點貢獻?奉獻一下精神?”

    “我只想為你做點貢獻,奉獻我的營養。”

    秦沐晨隨口吐槽。

    額?

    張毛蛋狐疑的盯著秦沐晨,對云若水說道:“掌門,我懷疑老秦在調戲你。”

    “滾!”

    云若水瞪了他一眼,轉身離開屋子。

    秦沐晨沒好氣的拍了張毛蛋一巴掌:“我什么時候開車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開車了,不要胡說好不好!”

    “我沒說你開車啊,我說你調戲掌門,對了,開車是啥意思?”

    張毛蛋疑惑不解。

    秦沐晨無語搖了搖頭,正要解釋,忽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打開門,竟是許心雯。

    “你來做什么?”

    秦沐晨盯著眼前這個俏生生的漂亮女孩,語氣冷淡,帶著幾分厭惡。

    許心雯臉色看起來有些憔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潘江龍的死。

    看到秦沐晨后,她嚇得后退了一步。

    估計是之前看到秦沐晨拿著棍子,對她的師兄師姐們捅來捅去,有了心理陰影。

    “我……我找毛蛋哥。”

    許心雯小聲說道。

    秦沐晨冷冷道:“不好意思,他不在。”

    “我在呢,我在呢……”

    張毛蛋跑了出來。

    “……”秦沐晨。

    望著面前憔悴的未婚妻,張毛蛋莫名有些心疼,柔聲說道:“我知道你來找我做什么?”

    “你知道?”

    許心雯一怔,眼中涌現出一抹慌亂。

    張毛蛋嘆了口氣:“潘江龍死了,你打算殉情對不對,你放心,棺材我幫你定做,紙錢我給你燒,嗩吶我給你吹,磕頭……就算了。”

    不知不覺,毛蛋也學會跟著秦沐晨吐槽別人了。

    許心雯唇角抽動了幾下。

    你才殉情呢!你全家都殉情!

    許心雯擠出一絲笑容,嬌聲說道:“毛蛋哥,我有些話想跟你單獨說。”

    “有什么話就在這里直說吧,老秦他不是人,不是外人。”

    張毛蛋淡淡道。

    或許是昨晚樹林里的一幕,徹底傷透了他的心,此刻的張毛蛋真的成熟了一些,起碼不無腦當舔狗了。

    而且他忽然發現,眼前這個女孩也沒有那么完美嘛。

    “蛋哥哥……”

    許心雯不自覺用上了撒嬌的口吻,抓著張毛蛋的胳膊,眼淚汪汪,“你真的就這么絕情嗎?”

    “絕情的不是我,而是你。”

    張毛蛋苦笑道,“總之,就如你昨晚說的,我和你兩清了,以后誰也不欠誰。老秦,我們走吧。”

    “哎,等等!”

    許心雯連忙攔住他,哀求道,“毛蛋哥,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我帶你一個地方,有一件東西要給你看,是我曾經給你準備的。”

    “給我準備?”張毛蛋好奇道。

    “是的,本來打算一年前給你,但……但……總之你跟我去看吧,不耽誤你,求你了。”

    許心雯眼眶淚花打轉,楚楚可憐。

    最終,毛蛋還是心軟了,對秦沐晨說道:“老秦你先等等,我馬上就來。”

    “謝謝你毛蛋。”

    許心雯擦了擦眼淚,露出笑顏,拽著張毛蛋的胳膊朝著居住的小院走去。

    目送著兩人離去,秦沐晨摩挲著下巴,眼中眸光浮動。

    不對!

    這個許心雯說話太慌張了,似乎在掩飾什么。

    過去看看!

    “李四,跟我走!”

    秦沐晨心中一凜,對著暗處的李四喊了一聲,悄悄的尾隨了上去。
快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