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重生修仙狂婿 > 第二十五章皇甫紅竹
    帝豪酒店頂層,穿著禮服的男男女女們三五成群的交流著,是不是將手中的酒杯拿起來碰一下。

    這次的拍賣會對于這些頂級富豪或者是東海市的權貴人物來說,更像是一次友誼交流會一般。

    張澤坐在一號桌,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周圍可是有不少人親眼看到了唐美玲親自將這個男人帶到這里的。

    只是這個看起來年輕的過分的男人,在坐下之后立刻就閉目養神,讓原本想要過來交流的人都不得不安分下來。

    “這位是什么人?能夠讓唐美玲帶路,而且坐在了一號桌……”

    在張澤附近的幾桌人都開始紛紛議論起張澤來。

    雖然他們說的聲音比較小,但是終究還是被張澤聽到了。

    “一號桌可是東海市真正的大人物才能夠坐的,自從唐家每年舉報這種聚會之后,一號桌上一直只有唐家唐美玲,皇甫家皇甫紅竹,還有周老三個人。”

    二號桌上,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男人叼著一根雪茄,一雙濃密的眉毛下露出炯炯有神的雙眼。

    剛剛就是他開口說話。

    在他周圍還有幾個男男女女,從穿著打扮到氣質之上都是絕對的上位者。

    這些人,任何一個人一跺腳,都能夠讓東海市抖三抖。

    “呵,到時候看好戲就行了,周老不說,皇甫紅竹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輩,這女人是瘋子,想要和她坐一塊,就算是唐美玲的人,沒有足夠的本事也不行!”

    一個貴婦打扮的女人喝了一口酒,眼睛里閃過一絲期待。

    周圍幾個人都是如此,至于其他桌上的人,聽到二號桌的人討論,都縮了縮脖子,沒有說話。

    皇甫紅竹,這個名字所代表的含義實在是有一些讓人害怕。

    張澤雖然沒說話,但是卻將皇甫紅竹的名字給了進去。

    似乎是個大人物?

    他依舊沒有睜開眼睛,只是臉色平靜的閉目養神。

    而這個時候電梯突然打開,一個紅色的身影一步跨出。

    赫然是一個穿著紅色風衣的女人。

    她腳步不急不慢,但是在她出現的一瞬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放緩了呼吸。

    張澤明顯能夠感覺到周圍所有人的變化,不過他依舊沒有動作,依舊在自己的座位上坐著。

    紅色風衣女人腳步不停,筆直的朝著一號桌而去,一路上男男女女都很自覺的讓開了道路。

    現場氣氛都變得有一些冰冷起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直到停在了張澤身邊的位置。

    張澤依舊沒有動作。

    “滾!”

    紅衣女人面無表情,一抬腿,直接朝著張澤臉龐踢去。

    張澤微微皺眉,身子不動左手一抬,將女人的腿擋下。

    “哦?有兩下子。”

    那個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張澤微微睜開雙眼,將目光看向剛剛襲擊自己的女人。

    皇甫紅竹想著一張精致的面容,一頭烏黑秀發隨意的披在肩上,隨著周圍的微風浮動。

    臉上沒有絲毫的化妝,卻依舊讓人感覺驚為天人,只是那雙眼睛里,宛若實質的冷意讓周圍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張澤打量了一下皇甫紅竹,這個女人長的如此驚艷超過蕭亦涵數倍,在張澤認識的人里,除了已經恢復青春美貌的唐美玲,幾乎沒有人能夠和她相比。

    可是一個擁有這么絕世容顏的女人,卻在這種場合穿著風衣,緊身褲,長筒高跟鞋,幾乎就是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女人的氣血比普通人強了數倍。

    這是一個練武之人。

    很難想象,這個長的如此驚艷的女人,居然會是一個武者。

    “你想做什么?”

    張澤淡淡的開口。

    “立刻從這里滾開,這里不是你這個小毛孩應該待的地方。”

    皇甫紅竹收回自己筆直修長的右腿,直接坐在了張澤左手邊。

    張澤笑了笑:“這里是我的位置,我憑什么走?”

    皇甫紅竹眼睛里閃過一絲冷意:“你以為剛剛能夠接住我的腳就有資格坐在這里了?”

    張澤皺眉,他看向皇甫紅竹,而皇甫紅竹也冷冷的看著他。

    周圍的人都是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這里的人都知道,皇甫紅竹可是一個標準的暴力瘋子。

    張澤敢和皇甫紅竹這么說話,在不少人眼里,張澤已經無限接近于死人了。

    “張澤?”

    蕭亦涵原本是在外圍區域,此刻看到核心區域有些躁動,忍不住走過來看看。

    只是她沒想到,自己居然看到了之前被人拒之門外的張澤。

    這是怎么回事,張澤還坐在一號桌!

    蕭亦涵看向張澤身邊,那個紅色風衣女人是,瞳孔猛地一縮。

    皇甫紅竹!

    前東海市地下皇帝的義女,也是如今東海市地下世界的大佬。

    旗下有數十家武館和保安公司,是東海市里暴力分子最多的勢力。

    據說其人脈廣泛,甚至能夠直通省里的大人物,是唯一能夠在東海市和唐美玲媲美的女人。

    皇甫紅竹和唐美玲并稱為東海的并蒂雙蓮。

    而此刻,皇甫紅竹正用冰冷的目光看向張澤,這讓蕭亦涵心里升起一種不好的感覺。

    “我自認為我有資格,我也懶得聽你多說廢話,你要是不服氣,可以動手試試。”

    張澤對自己的身手有絕對的自信,區區一個皇甫紅竹,對他的威脅不大。

    “哼!找死!”

    皇甫紅竹猛地站起來,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鋒芒畢露的匕首,直接刺向了張澤。

    “皇甫紅竹,你敢!”

    在不遠處,剛剛處理完事情的唐美玲正好看到了皇甫紅竹用匕首刺向張澤的場景,頓時臉色劇變。

    而張澤卻不躲不避,左手兩根手指猛地探出,精準的夾住皇甫紅竹的匕首。

    皇甫紅竹臉色一變,她只感覺手中匕首仿佛刺入了金石之中,自己不管怎么用力,也無法在前進分毫,同時也無法收回。

    她一雙冰冷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震驚,皇甫紅竹第一次用正眼打量張澤。

    “你很強,你是武者?”

    張澤搖了搖頭:“算不上,只是力氣大而已。”

    皇甫紅竹自然不相信張澤的話,她冰冷的說道:“你有資格坐在這里,松手吧。”

    張澤這才松手,匕首立刻被皇甫紅竹收起。

    皇甫紅竹再一次坐在了張澤身邊,這一次安分了一些。

    這讓不少想看戲的人露出了失望有驚訝的神色。

    能夠讓皇甫紅竹認可,這個男人到底是什么人物?

    這是所有人腦海里的疑問。

    “皇甫紅竹!你想死嗎?!”

    唐美玲趕緊走過來,將張澤擋在身后,居高臨下的看著一臉平靜的皇甫紅竹。

    仿佛剛剛那個當眾掏出匕首準備行兇的人不是她一般。

    “唐美玲,你威脅我?”

    皇甫紅竹淡淡的看了唐美玲一眼,然后道:“我只是試試這小子有沒有資格和我坐在一起而已,呵,唐美玲,這是你找的男人?”

    皇甫紅竹眼睛里閃過一絲凝重。

    唐美玲沒想到皇甫紅竹居然會這么說,頓時臉色微微一紅:“你瞎說什么!瘋女人,這是我弟弟張澤,你要是在敢動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皇甫紅竹聞言冷笑一聲:“弟弟?呵,虛偽!”

    唐美玲聞言眼睛里閃過羞憤的怒火:“你再說一遍!”

    “說就說!”

    皇甫紅竹也絲毫沒有退讓。

    兩個女人直接對峙起來,周圍的人更是一臉懵逼。

    他們怎么也不會想到,有一天,這兩個女人會因為一個男人而劍拔弩張!

    “哈哈哈,什么情況?這拍賣會還沒有開始,怎么就變得如此熱鬧了?”

    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從人群外穿進來。

    不少人聽到這個聲音直接就讓出了一條通道。

    只見人群之外,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正有一些晃晃悠悠的走了進來。

    “周老!”

    周圍的人都對著老人恭敬的打招呼,被稱為周老的老頭隨意點點頭,也不在意這里的其他人,只是對著人群之中的兩個女人道:“紅竹,美玲,你們這是做什么?拍賣會馬上開始了,都坐下來冷靜一下吧。”

    唐美玲聞言也沒有說什么其他的話,直接走到張澤右側坐了下來。

    而皇甫紅竹則是冷哼一聲,然后同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張澤看到這兩個東海市的女強人如同小女人斗氣一般的模樣是,真的有一點想笑,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周老也沒有客氣,直接坐在了一號桌最后一個座位上,正好面對著張澤。

    “這位小哥很面生啊,能夠和紅竹過招,想必也是一位隱世高手,難怪美玲都會對你重視有加。”

    周老蒼老的聲音了帶著幾分驚訝。

    唐美玲聞言臉色有一些不自然:“周老,張澤是我弟弟,我關心一下是應該的。”

    周老對此笑而不語。

    張澤也沒怎么說話,場面似乎就這么安靜了下來。

    直到皇甫紅竹冷冷的掃了一眼周圍的其他人之后,其他人這才縮了縮脖子回到自己應該在的地方,繼續談笑風生起來。

    因為他們知道,這場戲看完了。

    蕭亦涵同樣如此,她有一些恍惚的回到座位上。

    她腦海里閃過無數畫面。

    張澤的昂貴新衣服,邁巴赫,車上的化妝品,還有此刻坐在張澤身邊的唐美玲。

    一瞬間,她就得出了一個讓她不敢置信的結論。

    張澤傍上了唐美玲的大腿!

    張澤成了小白臉?!

    那自己之前借張澤的一百萬,也許就不是什么張半山留下的,那完全就是唐美玲給的啊!

    想通一切的蕭亦涵心里升起一種強烈的失落感,仿佛自己心里有什么東西一下子被掏空了一般。
快速时时彩开奖